十分快3-欢迎您

                                                                来源:十分快3-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7-06 06:01:36

                                                                1976年第94届国会第2次会议上,美国国会逐条分析了《外国主权豁免法》草案,出具了一个报告。从该报告可以看出,美国国会显然在立法时没有考虑州政府也享有起诉外国政府的权利。

                                                                第四,集团代表人将公正充分地保护整个集团的利益。

                                                                不管疫情首先在哪国暴发,其均无法律责任

                                                                针对中印边境争端,莫迪28日发表“强硬”表态。《印度斯坦时报》称,莫迪当天在广播节目“心灵对话”中说:“在拉达克,那些挑战我们的人得到了恰当的回击。我们的勇士们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但没有让对手占上风。”莫迪还强调,世界已经看到了印度对保护边界和主权的承诺。据《印度时报》报道,莫迪还在讲话中大力推动使用印度本国生产的产品,称其为壮大国家和服务国家的一种方式。他提到一位来自阿萨姆邦的妇女,她称在观看了拉达克东部发生的事后,决定只购买当地产品。“我从全国各个角落收到这些消息。”莫迪称,印度的目标是变得自力更生,其传统是信任和友谊,“我们将继续遵守这些原则”。

                                                                以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名义提起的此类恶诉,将中国在本国领土实施的抗疫举措肆意歪曲为“商业行为”和“侵权行为”,与客观事实根本背道而驰。此外,美国有关外国国家因商业或侵权行为在其国内法院不享受主权豁免的立法本身,不应也不可抵触当代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习惯国际法:

                                                                一国法院无权管辖他国在其本国领土上实施的任何国家行为。这是现代国际法问世以来作为调整主权国家间关系的一项重要的习惯国际法,至今仍是国际社会坚如磐石的基础。

                                                                美国受疫情影响的人千差万别,美国法院如遵守前述规定,则应拒绝批准所谓的集团诉讼。美方的诬告滥诉,离不开企图作为代表人的部分律师的推波助澜,而有的律师本身并未在合法执业期内,已被法官拒绝担任代表人、代理人。

                                                                需要强调的是,这些索赔诉讼不仅没有法律依据,更背离了基本事实。新冠疫情在美国失控性蔓延,与中国的防疫行为没有因果关系;相反,事实表明,中国政府的努力有效延缓了病毒的国际传播。1月23日,中国政府果断做出关闭离汉通道的决定,并在全国范围内采取了一系列空前全面、严格、彻底的防疫措施。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指出,中国举国动员应对严峻挑战,以巨大的牺牲为全人类作出了贡献。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作为第一个以防止疫情输入为由与中国断航的国家,万里之外的美国在3月中旬后疫情忽然呈暴发状态,这一局面的造成,除了怨美国政府自己,岂有让他国背锅的道理?

                                                                作为国际法主体的美国有责任敦促相关法院立即驳回此类恶意诉讼,这是其必须承担的国际法义务,如果美国政府不仅不采取实际措施加以制止、而且还鼓励或变相鼓励此类行为,即构成国际不法行为,且这一不法行为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那么,中国政府有权依据国际法向美国进行求偿。